開file調查的不良偵探社

根據該男子給闊太的名片資料,很快便查出他確實是某間偵探社的調查員,對其進行跟蹤監視,見他十分勤力工作,其他同事閒着沒事做,他卻晚晚出動,專門潛伏在一些著名高消費的夜總會及私人會所外守候。

本來以為他要等候目標出現,但經過連續數天觀察,發覺他只會拍下貌似富有男子帶同冶艷女郎步出的照片,並抄下他們的名牌座駕車牌號碼;不過對於一些拖女乘的士離開的男士,他卻表現得沒甚興趣。
不過,曾經有被執法部門開file調查的不良偵探社,遭踢爆在接到案件後,會採取「做又三十六,唔做又三十六」的懶散態度,隨便跟蹤一下目標,草草拍幾張照片交差,便找藉口結案,目的只求在最短時間,賺取那筆基本調查費。
偵探衛斯理表示,近來調查案件多與商業糾紛有關。如例如一名華裔珠寶商被客戶欠款500多萬元不還。

另外,華人社區還有「高級騙子」現身。不久前,女華商周利在賭場玩百家樂,遇到一位女士和她的姪子,這名女士吹噓有豐厚家產,其姪子也經常出入上流社會。並多次請周利到高級餐廳用餐。之後,該女士突然向周利借2萬元救急,借錢後,該女士音信全無,周利方知受騙。 查址、不是所有私家偵探社都會嚴守職業道德,尤其目前香港的私家偵探業未有發牌制,行內良莠不齊,不時聽到有關不良私家偵探社的報道。David也慨歎:「俗語說,樹大有枯枝,這句話不適用於偵探行業。在我看來,整個行業都是枯枝,騙人的偵探社四圍都有,只是間中有一兩片綠葉。早一陣子法律改革委員會做過諮詢,考慮將私家偵探及收數公司列入保安行業,將來有可能以發牌制管制,這對私家偵探的地位有利。」